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由新生

你,准备好加入了吗?

 
 
 

日志

 
 
关于我

北师大珠海分校跆拳道协会欢迎各位新生、北师在校学生的加入。联系电话:姚劭琦 长号:13750049627 短号:619627 北师跆拳道社网址:http://www.bnutkd.com/ 社长联系qq:447536911

网易考拉推荐

黑带里面有些什么(李健师兄)  

2009-10-27 21:50:11|  分类: 我们的心情日记^_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是李健师兄4年前写的~~ 希望大家看后对跆拳道有更深刻的理解~)


    昨晚跟一个师兄聊天,无意中带出一个“黑带贬值”的词汇,忽然有所感慨。我们所说的“贬值”并非价格上的差异(相反今年黑带考试和颁证费用呈上升趋势),而是一条跆拳道黑带包含的东西。

实力当然是一个重要因素。刚刚考取二段的我并不敢说自己实力有多高或是到了那种境界,前段时间在武协的训练就令我看到自己在跆拳道学到的技术作为一种技击运动是如此的单薄。或者我只能是一个局限于跆拳道馆里的二段,用适合自己的方式修练或带一下师弟师妹跟后辈,甚至踏出跆拳道馆我没有勇气承认自己是一个黑带。

    唯一令我问心无愧甚至引以自豪的是我每一条颜色腰带或者每一条横杠都有血有汗,甚至可以“吹”出很多故事(吹水功夫应该有三段水平吧^_^~~)。

    心血来潮,卖弄一下记忆力,通过腰带说一下自己跆拳道的历程,给大家解解闷,最重要是引一下水。

    2000年大概中考前夕,全国跆拳道锦标赛在我所在城市举行,因为赛场离家近,去看了。20分钟后对老爸说:“看不明白,走吧”

    200010月初,经一“哥们”怂恿糊里糊涂穿上白衣白裤白腰带(怎一个缘字了得~~

    三个月后“哥们”离开,我留下。参加第一次实战,被教练说不错。对手几个星期后不知去向。

    经历N次实战,其中一次爆了师兄的头(被津津乐道了一段时间^_^~~~

    20013月,排除万难(逃课)到广州参加第一次考试。内容:太极一章、前蹬、横踢、基本套路动作、20个拳上压(拳头俯卧撑)。战争惊惊地及格。大家没看错我也没算错,我没有中断训练而绑了半年的白带,原因是当时跆拳道在我那里还没发展起来,考个试拿个证不容易。因为习惯了白色,换了黄带还一时忘记怎样绑腰带。

    20016月,总教练(香港)亲自到本市监考,参加高级黄带考试。内容:同上再加下劈,太极二章,简单的步法组合,拳上压改为20个连续正拳。

    不久,本市教练获得签证资格。

    20018月,第三次考试,内容:加侧踢,转身横踢,组合脚法,太极二、三章;第一次破板,吊板(手拿着木板上部,下部架空)正拳,一块厚2cm的,一次成功,拳头肿了,疼了一个多月;考实战,发挥得怎样忘了。原本以为可以当蓝带了(啤酒...),刚好跆拳道等级改革,取消红带三级制,黄带蓝带之间加个绿带~~~气死当时的我们......当了次绿带先锋^_^~

    200111月,高级绿带考试,考了所学脚法的高段踢,太极四章、多种套路组合动作、后蹬;破板动作:一开始就来个飞身后蹬,跃过大概40厘米高度,木板离障碍物一米多(当时暗骂教练,现在很多黑带还不一定做得到),2cm的,失败一次后成功,拿板的兄弟一时忘了我是左脚的,没做好防备,肚子吃了我一脚;吊板侧踢,三次机会都失败;吊板前蹬,一次成功。实战发挥正常。

    2002年初,蓝带考试。那时开始考试的密度比较正规了(跟随跆拳道发展潮流),也就是说相同时间内考试次数多了,所以内容记得不太清楚。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习惯了跆拳道考试没那么紧张吧。考太极五章是肯定的,好像有高段的后蹬和转身横踢,破板只记得一个转身下劈,40个拳上压。木板破多了,而且动作很多重复,只是厚度增加,所以一时也想不起来具体怎么考。实战就更多了,都分不清哪次正规练习哪次考试,反正必考就是了。

    20024月,高级蓝带考试前夕,有一节课教练出差(我的教练不是职业教练,本身有一份工作),几个师兄都刚好没空(都是有工作的),整个道馆便归我管了,算是我第一次教跆拳道课。第一次接受三四十个师弟师妹齐刷刷向我鞠躬,爽死了^_^~~。跟着发现自己由脚趾颤抖到声带,唯有利用假装思考和咳嗽掩饰自己的极度紧张(可不能丢脸~)那时才发现自己喊口令的声音原来是很大的...半节课后开始发挥“吹水”天赋,能想到的跟跆拳道有关的都拿来抛一下书包,就这样骗到了不少师弟的崇拜师妹的仰慕...YEAH.....这招直到现在还非常有用^_^~~现在一个蓝带单独授课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没个一段也不要妄想接受齐刷刷的鞠躬。因为接着一个星期就有一次考试,当时还煞有介事的要师弟师妹排练了一次考试礼仪。

    高级蓝带考试,太极六章(个人来说记得最模糊的套路)。记得第一次考飞人墙,四个的,失败一次后成功。还有一个转身手刀,干净利落犹如切菜。

    当过一次“老大”之后,似乎对跆拳道的热情由冷却期重新升温,因为之前迟到错过一次比赛机会打击很大,而且教练从自己工资中拿钱帮我们交的报名费,更加令我惭愧。那段时间更让我看清很多东西:跆拳道产业的发展令商业化成为趋势;而我们这个小地方的小道馆是以个人的诚实和信用维持经济收入,师徒和同门关系也更接近于传统的武馆而不是现在一些大协会的商业买卖关系,所以我们在商业化的潮流中挣扎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另外,也开始看惯了人员的变动,来来往往的人数加起来,最后剩下来参加黑带考试的说是“百里挑一”并不算夸张。也有比我学得久的师兄因身体状况或实力明显不够而在绿带或蓝带失去考试的资格。即使考黑带,有的也努力多年才令教练满意准予参加考试。

    20028月,红带考试,总教练再次亲临监考,因条件限制和时间紧迫,严格的连续腿法代替了破版,加上教练一时纪录错误,原本要考的太极七章也变成再考一次六章(拣到大便宜啦^_^~~

    200211月,高级红带考试,迈向黑带的一次试练或者说是颜色带的冲刺。一到八章几乎打遍了,50个拳上压(吐血~~),最有印象的是凌空后旋破2cm木板,两次失败后,终于在师妹们的加油声中成功,脚跟黑了一个点。

   高考也临近了,确定黑带考试将在3月举行。学习、训练、学习、训练....充满矛盾和障碍,也想不起或者不敢再想当时是怎样熬过来的,可能当时放弃跆拳道高考会考得好些,只是可能......

    20033月,广州总馆的一批红带也来到我们这个小城市进行考试(我没这里场地使用时间没有太大限制),由下午两点考到六点。广州总馆的套路打得的确好,令我们显得并不那么标准,算是一开始就受了打击,也正是这次打击我们后来都加强了对套路品势钻研。考组合脚法,印象上简直是在利用高难度动作消耗体能。最后来个凌空侧踢加后蹬(空中完成),喘着气用尽吃奶的力才勉强再空中做出个动作,质量如何就难说了。破板:第一个动作怎么都想不起来是什么,比较肯定的是大多数人都成功,接着侧踢四块2cm,全部人都失败,即使广州带过来的木板脆得多也没人成功,何况我们的木板吸饱了水,一块可能要顶上两块。接着地面正拳破两块2cm,广州考生全部成功(真的像切菜,亏他们发力动作还那么夸张~~)。我们的木板实在太湿了(后悔不应该储存在厕所旁边),我之前的本地考生全部失败(包括一个80kg的),我是最后一个,用了20多秒回忆转腰的方法,10多秒握紧拳头(都等烦了吧~~~),死命一击,总算带出了一片喝彩声。拳头当场麻木,看到碎出来

的木屑被血沾在擦破的皮肤上。拳头那个地方至今还有明显骨质增生的后遗症。接着考实战,一开始竟然就要1V2,广州先考的那批都被打得缩在墙角毫无还手余地,看得我们心惊肉跳。轮到我们,虽然同样被追着打,同样被爆N下头,但我们没有跟墙角太亲密,更加保持了一直在还击的状态。跟着考1V1,其实包含着体能的测试,经过前面一番折腾后,根本就是在垂死挣扎.....

    最后还是成为了一个黑带,屈指一算,两年半,中途并没有太长时间的间断训练。这种辛酸,这种满足感,绝对是一般人没有办法体会到的。绑上黑色腰带的一刹那,的确是有种“终于.....”的感觉。

    安心高考,一不小心来了汕大,成为道馆里第一个本科生。

    发现汕大跆协无论口碑、水平、师兄弟们的凝聚力都朝乎我想象。跆协算是汕大人气最旺的社团之一了,好几个师兄水平都令我大吃一惊。师兄弟们的关系像亲兄弟姐妹,有辈份之分但没有绝对的上下级关系。最让我高兴和意外的是有好几个同乡或半同乡是跆协的骨干成员,使我倍增亲切感。

    就这样,过去差不多两年时间,我不断参与、组织跆协的表演和活动。跆协的表演令我最有满足感,跟跆协的人玩也是笑得最开心的。这段时间通过跟多个跆拳道组织的交流,技术和对跆拳道的领悟都有一定的提高,同时也看清了不是不得不接受的现实情况。

    2004年暑假,因时间等原因错过一次在广州晋升二段的机会(四年时间,很多道馆里面早已经可以考到三段了~~呵呵~~)。

    2005年暑假,正式参加二段考试,总教练监考。死死记下了十套套路。还是比较害怕自己的状态,因为整个暑假都在师兄弟的几个道馆里帮忙上课(我都当师叔了^_^~~),自己练习的机会很少。先是四个太极章节和一个高级品势,事后才知道总教练当场称赞了自己做得好的地方,但该扣分的地方也扣了。考组合动作,其中一个360接双飞(总教练就是不同,这样考也亏他想得出来....),踢到舌头有点抽筋了,三个考二段的没人真正踢得出来。破板,我一拿起木板已经心里一寒了,无论湿度还是重量比两年半前有过之而无不及(shit~~~)但我也不是两年半前的我了^_^~~怎么说也经过了在汕大这么多次表演,早就跟木板做了朋友。先是后蹬两块2cm,一次成功。接着上步后旋两块2cm,绝对是技巧跟功力的结合,幸好练过不少蒙眼后旋,干净利落地完成的也只有我一个。然后是在地上架起了三块2cm,全部人都汗了一下~~~正拳手刀任选,因为上次阴影,大家都选择了手刀,我一掌下去,只感觉到麻痹.....再用20秒时间准备,趁手掌还是麻木再次死命一击,总算搞定,到现在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后遗症。飞六个人墙的侧踢,轻松完成。实战,1V3。总教练嫌第一场打得不够狠,加时十秒,并叮嘱上场打人的三个要“jell佢一锅”。十秒时间里,竟然出现了特技式的飞身动作和黑客帝国式的闪躲......我是最后一个,所以两个师弟加上一个广州教练都异常卖力,我被打得晕头转向,左眼和胸口都吃了重重一击,在乱军之中,我突然发难一记下劈打中了广州教练的头,要知道一个对N个还爆对手头是绝无仅有的(事隔多年再次因爆头被津津乐道^_^~~~)

    考试结束,总教练的训话。他感慨到,现在能像我们那样一级一级考上去的黑带已经是少之又少了,我们这个小城市还能保持到一方净土是很难得的,要我们继续努力不断超越。总教练姓古,我们叫他古sir,十年前从香港来到我们那里播下跆拳道种子,那是可能连车费都亏掉的“生意”,这也是值得我们尊敬的原因之一。

    最后我们教练带出了一句话:“考到黑带不但不是上了岸,反而是真真正正掉了下水”要我们师兄弟一起体会。的确,不少人拿到(的确很多是“拿”不是考)黑带之后停止了锻炼,放弃了超越,从此就带着黑带沉到水底,在人们视线中消失。其实黑带是更加应该在惊涛骇浪中挣扎,停滞就会最终下沉。我们道馆考试资格限制得那么严格,就是不想有些人还没学会游泳就跳到水里,更加不会硬生生地把人推下水。五年才慢吞吞地“磨”出一个二段,在很多人眼中或者是吃惊或者是好笑,可能我们唯一值得自豪的是我们是挣扎过来的一批,这么多次的考验令我们人生多了很多能够吸引人故事;时间和人员的流动,让我们作为一个前辈,对为人师表有着认真执着的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